? 辛亥革命腾越九六起义三杰 - 文史资料 - 腾冲市图书馆 356bet提款多久_356bet解除限制_356bet官网网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色服务 > 地方文献 > 文史资料 >

辛亥革命腾越九六起义三杰

刀安仁、刘辅国、张文光

2018-09-26 16:04:38???作者:???来源:http://www.mj.org.cn/zsjs/hkxy/jpwz/201209/t20120926_143332.htm???评论:0 点击:

?
  1911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遍及五洲大地的辛亥革命,用枪炮、用战火、用革命志士的鲜血和生命埋葬了清王朝,结束了专制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封建主义统治,中国终于走向了新的历史纪元。
?
  辛亥革命的冲天大火是由无数无数的火焰聚汇起来的,其中就有辛亥革命云南腾越武装起义点燃的火炬。1911年10月27日在腾越(现在的腾冲)发动的辛亥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结束了清王朝对滇西的统治,建立了云南第一个通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实现的资产阶级共和制地方革命政权。作为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腾越起义为云南辛亥革命的胜利立了首功,有力地促进和推动了云南辛亥革命的进程,为云南乃至全国的辛亥革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
  腾越起义是一场以轰轰烈烈的群众性反帝反封建民主革命运动的成功和节节胜利开始,又是以在鼎盛发展时遭到种种算计、重重打击,最终在明争暗算的血雨腥风中被剽取了胜利果实的民主革命、命运与中国辛亥革命命运一样的民主革命、云南唯有的以边疆各族民众为主导的民主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是一段给后人留下深刻的民主革命精神的历史,更是一段给予后人无尽思索、令人惋惜、让人感叹的悲壮史歌。
?
  在这曲哀婉惨烈的历史悲歌中,永远隐现着辛亥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三位主角——刀安仁、刘辅国、张文光的面容和身影。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时候,我们必然地又想起了他们,想起了他们那充满传奇、既辉煌而又惨烈的短短一生……
?
  刘辅国
?
  在辛亥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三杰中排位第三的刘辅国,其实是腾越起义最重要的智囊,也是三人中最早策划滇西武装起义的人。
?
  刘辅国(1880~1938),字弼臣。腾冲前董库村人。青年时代随父在干崖蛮允经商,为人豪侠好义,思维敏捷、足智多谋,素有“小孟尝”之称。
?
  早在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刘辅国就在滇西的干崖(现在的盈江)经革命先达秦力山介绍加入了同盟会,成为了腾越、干崖地区的第一位本土同盟会会员。也就成为了在腾越、干崖地区传播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和发展同盟会组织的第一人。主持发动腾越起义和胜利后被选为滇西军都督府都督的张文光就是刘辅国发展的同盟会会员。
?
  自从加入同盟会,刘辅国就把自己和发动武装起义推翻清王朝封建统治的革命大业联系在了一起。刘辅国积极参与了同盟会在滇西地区几乎全部的革命活动,早期的广泛联络进步人士、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刘辅国就是同盟会在腾越、干崖、弄璋地区的联络人和革命活动的组织者。同盟会派来滇西从事革命活动的秦力山、杨振鸿,来自东川的黄子和、来自永昌的何仲杰、来自四川的李遐章、来自江苏的王尧民,来自昆明的黄毓英、杜寒甫、马幼伯、居正、吴品芳就是通过刘辅国联络三迤志士和协商武装起义大计的。为了方便做好联络工作,刘辅国专门在地处通衢要道的弄璋设立了以商号为掩护的联络处和活动据点。刘辅国还出色地完成了同盟会仰光总机关部分派的调查腾越军械军储存武器情况和标注腾越地图等武装起义准备工作。更重要的是,刘辅国先与张文光结拜金兰、发展张文光加入同盟会。后又与干崖土司、早期同盟会会员刀安仁结拜兄弟,促成了腾越三杰的结合,形成了腾越武装起义的领导核心。最先形成的腾越武装起义方案就是刘辅国、刀安仁和张文光在董库刘辅国的家中商定的。腾越三杰与黄毓英等昆明同盟会代表商定《腾省武装起义互应密约》,也是在腾越董库刘辅国的家中完成的。组织同盟会在腾越地区的外围组织——腾越自治同志会也是在腾越董库刘辅国的家中议决的。
?
  刘辅国不仅和张文光一起在腾越地区积极发展腾越自治同志会组织,成功策动腾越驻军中的进步军人,不断积聚腾越地区的革命力量。刘辅国还通过经年的努力完成了联络腾越地区周边的军界和策动进步军人参加腾越武装起义的艰巨工作。到辛亥年中期,蛮允、昔马、户撤、腊撒等地的巡防营官兵都已经成为了革命力量,并直接参加了腾越武装起义,成为了滇西辛亥革命活动的主要力量之一。
?
  因为腾越地区的武装起义不是清朝官吏和军阀的反正行为,完全是同盟会直接领导的发自民衆的辛亥革命运动,所以不可能有来自原国库的财政支持。为了筹集革命经费刘辅国拿出了多年商业经营的积蓄,甚至出售了自家在弄璋的房屋和田地、典当变卖家什。刘辅国还多次前往缅甸通过爱国华侨成功筹集革命经费,通过他的积极活动干崖、弄璋地区进步富商也慷慨襄助革命经费。甚至,凭借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方略》,向弄璋富户借得印洋3000盾,保证了腾越起义军的后勤供给。
?
  辛亥年年中中国政治局势异常紧张,革命党人在积极加紧策动武装起义,清政府也在拼命抓捕革命党人、妄图扑灭革命火焰。腾越即将发动武装起义的消息也走漏了。七月腾越自治同志会飞函报告:腾越自治会已经暴露,腾越镇总兵张嘉钰和迤西道道尹宋联奎,已经命令陆军第三营管带张桐、第四营管带曹福祥抓捕腾越自治同志会的成员,革命形势万分危急。张文刚、刀安仁和刘辅国紧急商议时,刘辅国提出:“打人不如先下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还可以挽回。”
?
  三人分析认为经过多年的准备,组织武装起义的条件已经成熟。于是议决:尽快发动腾越武装起义。其时,辛亥革命爆发,武昌起义一举成功。于是辛亥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也就于1911年10月27日按计划成功发动,并取得了胜利,一举推翻了清王朝在滇西的封建专制统治,建立了云南境内的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地方政权。
?
  腾越武装起义胜利后的第二天,张文光遵照《革命方略》,邀请腾越地区的张文光邀集腾越的军、商、绅、学各界在来凤山北麓的腾越厅自治局内开会议事。张文光在会上申明起义原因、宗旨和当前的任务,与会者纷纷表态,支持革命,拥护共和。会议依据孙中山的《革命方略》,成立了云南境内的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政权滇西军政府——滇西军都督府。并按孙中山《革命方略》中“各处国民军,每军立一都督,以起义之首领任之”的规定,推举滇西军政府都督。张文光在会上历数刘辅国的功绩,予以表彰,并力推刘辅国为滇西军都督府都督。刘辅国极力推辞,称:“余何敢言功,不过应尽党职而已,功在诸先烈及各同志、海外侨胞。”又经再三推让,才就任滇西军都督府民政司长,管理裁判、警察、学堂、自治、监狱、团练及民政,积极策划和参与滇西国民军的光复东征,以推翻清王朝残余势力,实现云南全境的光复。
?
  一时间辛亥革命的烈火在云南形成了冲天的燎原之势,滇西都督府的国民军迅速扩大到23个营,4万余人,并实际控制了从腾越到永昌,及附近的龙陵、永康、顺宁、云州、缅宁、云龙、临沧、顺宁(现在的凤庆)等滇西广大地区和滇缅边境地区各土司的属地,声威大振,震撼朝野。
?
  遗憾的是,就在云南辛亥革命乘着大好形势迅速发展的时候,由清军协统曲同丰会同大理的官绅蓄意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腾榆衅端”。以及,腾越武装起义军后来遭遇的一系列惨剧,葬送了腾越武装起义。
?
  大概正是亲眼目睹了这一系列的丑恶和惨剧,刘辅国在中华民国成立后,毅然去职归农,不问世事。直至民国27年(公元1938)2月3日去世。享年58岁的刘辅国成为了腾越起义三杰中唯一一位得以善终的人。
?
  艾思奇的父亲,腾越前贤李曰该先生统观刘辅国的一生,赞扬他:“奔走革命,混迹风尘。发难边陲,一鸣惊人,……进不可测,退尤难及……清风邈矣,慨独在予。”
?
  刀安仁
?
  在腾越武装起义的三杰中刀安仁是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位。刀安仁一生走过了为干崖傣乡寻求光明的艰难道路:带领民众抗击帝国主义,企望能够保土安民;他开办学校、发展工厂、引种橡胶,寻求实业救国的可能,在种种努力都失败之后,他毅然地走上了发动武装起义推翻封建统治,实现民主共和的道路,成功发动了腾越九六武装起义,推翻了清王朝在滇西地区的封建专制统治,建立了云南第一个民主共和制的地方政权。为了干崖和干崖的民众,刀安仁贡献了自己的一切,践行了自己的誓言,坚持实现了自己为之奋斗的理想,却也在这场不彻底的革命中蒙受冤狱,含恨而逝,成为了这段历史的见证和这段历史的教训…..
?
  刀安仁,又名郗安仁,字佩生(或沛生),傣族,生于清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是德宏干崖宣抚使刀盈廷的嫡长子。清光绪十七年(公元1891年),年仅19岁的刀安仁承袭了土司职,成为了干崖第24任宣抚使。干崖宣抚司(土司)始建于明代正统九年(公元1444年),清沿明制,仍由刀家世袭宣抚使世职。
?
  刀安仁是在故土为难的关键时刻继任干崖宣抚使的,需要面对的就是英帝国主义武装入侵干崖铁壁关地区严酷事实。刀安仁带领各族民众在铁壁关抗击帝国主义整整八年,用自己创建的天光报信法、七里蜂护窝战术和多关联防有效的策略,抵御了英帝国主义的入侵,保卫了自己的家园。
?
  1894年中英续议滇缅条款时,由于刀安仁父子跋涉300多里,找到了汉龙关遗址和界碑,从而确定了汉龙关的真实位置,为中英续议滇缅条款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粉碎了英国殖民主义者妄想通过偷移界碑侵吞我国领土的阴谋,扞卫了祖国的领土完整。
?
  遗憾的是,不管刀安仁为了保卫家园如何呕心沥血、如何拼死抗争,都抵不过清王朝的昏聩和无能。清政府的勘界大臣刘万胜在1998年的中英滇缅边界会勘中拱手将中国干崖地区的铁壁、虎踞、天马、汉龙等四个极其重要的军事要隘和大片中国领土割让给英国侵略者,使边疆民众浴血抗战的成果毁于一旦。刀安仁在率众撤离边关时,唯有泣血喊出:“小民尚知守土,朝廷却忍辱求荣,如斯沉沦,国将不国!”。面对腐败的清朝廷,刀安仁只有走出国门前往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缅甸考查,去苦心寻找救国富民的良策。1904年春,刀安仁甚至从马来西亚引进了8000株橡胶苗,并在干崖凤凰山种植成功,为我国引种种植橡胶树开了先河,打破了《大英百科全书》认定北纬21度线以北不能种植橡胶的论断和中国不能种植橡胶的结论。可即便是橡胶树的引种成功和发展经济的种种努力都没有能够改变干崖的落后状态。
?
  1905年刀安仁在游历缅甸时,结识了进步华商丘仁恩和同盟会的《仰光新报》经理庄银安、徐赞周、陈甘泉等怀有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华侨,接受了推翻帝制的革命思想,才找到了干崖的光明之路。刀安仁决定回干崖筹划通过民主革命,彻底推翻清王朝,建立民主共和政权的革命滇西武装起义。刀安仁回到干崖后,创办国民军政学校,聚集力量,培养人才。这时,同盟会会员秦力山来到干崖,指引刀安仁东渡日本去同盟会总部觐见孙中山。
?
  1906年刀安仁和弟弟刀安文带领十几位干崖青年带着秦力山的介绍信去日本,在东京会见了孙中山和黄兴,并由孙中山主盟,滇籍同盟会云南主盟人吕志伊介绍加入了中国同盟会,成为了第一批傣族同盟会会员。在日本期间,刀安仁把带去的十多名傣族青年男女分别安排去学习军事、政法、纺织、印染、师范、橡胶加工、园圃、栽桑养蚕等专业,为实施实业救国培养人才。刀安仁则参加了东京政法大学速成法制科的学习,广泛了解日本工商企业情况,准备在干崖兴办实业。同时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活动中。在东京期间刀安仁结识了同盟会的吴玉章、居正、宋教仁、胡汉民、章炳麟、李根源等人,刀安仁和他们交往密切,他的寓所成了当时革命党人的聚会地点之一。
?
  1907年日本政府驱赶中国的革命党人,刀安仁被迫弃学。回国前他和日本东亚公司签订了在干崖合资办工厂的协议书,购买了机械设备,聘请了专家技术员。1908年刀安仁回到干崖,承担起土司之职,积极兴办实业,宣传革命,积蓄革命力量,筹划举兵灭清。刀安仁聘请了许多教员,在干崖旧城、弄璋、芒线、小辛街等集镇和较大的村寨办起学校,启迪民智、传播民主革命思想。刀安仁在从日本邀请来的十多位日家和技师的帮助下,在干崖开办了纺织、印刷、火柴制造和发电等工厂和实业公司,扩大橡胶林,种桑养蚕,刀安仁还创办了干崖的金融机构——新城银庒,发行在日本印制的面额为纹银十两、五两、一两的银票,票面上印有人像和狮像图案及汉、傣文的“干崖宣抚准”、汉文的“汉光绪三十三年造”、“新成银庄发行”和票面值“纹银×两”等字样,背面则印有汉、傣文的“银票简章”,以此为干崖发展实业经济筹集资金,全面推开了他的干崖实业救国宏大计划。
?
  同年5月,奉派到滇西策划武装起义的同盟会仰光分会的杨振鸿专程到新加坡晋见孙中山,带回了“滇西革命以腾(越)、永(昌)人手”的策略和同盟会《革命方略》。据此同盟会仰光分会决定把干崖作为滇西起义的前线指挥点,建立由刀安仁负责的同盟会干崖支部,领导和筹划腾越、干崖地区的武装起义。为了扩大实力和影响,同盟会干崖支部在腾越创建了同盟会的外围组织——腾越自治同志会,由刀安仁任组长、张文光任副组长、刘辅国任联络员。同时,刀安仁加紧在原有的民族武装的基础上组建干崖起义武装——干崖敢死队。并参加了杨振鸿组织的永昌武装起义,永昌武装起义终因被人告密和准备不足而失败了。   ?
?
  1909年干崖实业公司就初部见到了成效,为进一步宣传“发展实业光复民族”的宗旨,刀安仁邀请南甸、陇川、盏达、芒市、勐仰、遮放、潞江、户撤和拉撤土司到干崖参加观摩会,这次干崖观摩会,在整个滇西地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因为刀安仁在发展实业的同时,积极筹划和组织反清起义的民主革命活动,引起了了清王朝的警觉和仇视。1910年初,清政府专门照会日本东亚公司,逼迫日本东亚公司停止与刀安仁在干崖合资办实业的合作。刀安仁到日本东京与日本东亚公司紧急议商无果,日方撤走了专家和技术员,清腾越厅下令工厂停产,关闭国民军政学校,使刀安仁创办的实业和教育被扼杀在摇蓝里。
?
  永昌起义失败后,刀安仁安排好善后事宜,于1910年春再次东渡日本。这次到日本,一方面与要与日本东亚公司交涉继续兴办实业事宜,更重要的是要会晤孙中山先生,向孙中山汇报滇西起义失败和兴办实业受挫等情况,孙中山则勉励刀安仁继续筹备滇西起义,并向他说明只有推翻帝制、建立共和,才能更好地发展实业。
?
  刀安仁回到干崖,在干崖新衙门召开同盟会腾越支部秘密会议,成立以刀安仁为组长的腾越武装起义核心小组,详细制定了发动腾越武装起义的最后计划。并将腾越武装起义的计划报送同盟会仰光分会。农历八月,同盟会仰光分会同意了腾越支部发动腾越武装起义的计划,还派专人将《革命方略》和滇西军政府的印信送到干崖,交给刀安仁。九月初五刀安仁组织的滇西国民军已全部秘密集结于干崖新城和旧城,并编制、装备就绪。国民军中有傣、景颇、阿昌、傈僳、汉等各民族群众,总共800余人,共编为5营,同时组织后备队9个营,队伍总人数达1200余人。于初六凌晨向腾越开进,参加腾越武装起义。腾越起义一举推翻了清王朝在滇西地区的封建统治,建立了云南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的地方革命政权,这在云南历史上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腾越起义为云南辛亥革命的胜利立了首功,促进和推动了云南辛亥革命的进程,为云南以致全国的辛亥革命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
  腾越起义成功后,刀安仁被选为滇西军都督府第二都督。在滇西都督府执政的日子里,刀安仁发布了一系列的文告、宣言,为扩大革命成果,促进云南全省起义和光复云南,他还拟定了出师永昌等计划。在刀安仁的感召下,腾越附近的一些土司纷纷捐米、捐款予以支持。刀安仁也倾其家产,拍卖了干崖官租,向干崖一些商号借款以解军需之急。正值革命如火如荼、取得胜利之时,昆明成功发动了重九起义,推翻了清王朝对云南的统治,成立了云南军都督府。刀安仁被云南军政府借故遣开,被派作为云南军政府的代表去南京和上海汇报滇西腾越起义和滇西光复的情况。
?
  1912年2月,刀安仁经缅甸仰光来到上海,后转至南京。时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接见了他,刀安仁向孙中山汇报了腾越起义的情况以及由于内部分歧而受到的排挤等,并表示今后还要回干崖发展实业,开发边疆。孙中山则鼓励他不要泄气,要继续为革命奋斗,并留他在南京休息几天。不久清帝退位,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之职,北洋军阀袁世凯就任大总统。
?
  1912年3月,经云南军政府一些居心叵测的人和袁世凯的密谋,云南军政府甚至不惜勾结南京临时政府内务府中的某些官员以及少数的“住宁滇同乡”诬告陷害刀安仁和刀安文。南京政府司法部背着孙中山和黄兴,在南京秘密逮捕关押了刀安仁和刀安文两兄弟。4月3日,云南军政府再次致电南京内务司法部诬告刀安仁,电文中称:“前据云南第二师长李根源鱼电称,腾龙沿边十土司,平时苛虐土民,有事乘机煽动,而干崖刀安仁夜郎自大,狂悖谬妄……自称都督,苛索银至二、三万金,索枪至三百余杆……煽动各土司许其独立,反抗汉人,居心叵测,罪不容诛……时该土司因到省要求封爵,并索银三十万两。”又在4月10日,发表了《为土司事通电》,再次陈述了刀安仁的罪行,并对当时的《民立报》、《大共和日报》上发表的颂扬刀安仁的文章进行了回应,要求报社慎言。
?
  8月30日,云南军政府再次致电北京陆军部参谋部,要求严办刀安仁两兄弟,称刀安仁在腾越因继任问题酿起事端,并自称都督且要求其他土司填写投誓表。已革的土司刀上达在腾越迫害官民,刀安文勾结各土司拒绝归流。如若不除二人,边疆必定不稳,实为边境大患。必欲置刀安仁兄弟于死地。一时间收捕刀安仁兄弟的原因为媒体所传,也成为民国史上的一大疑案。若不是被软禁在北京的刀安仁夫人朗伴从看守她的李大嫂处得知孙中山来到北京,并通过李大嫂联系到孙中山先生,经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人的强力干预和积极营救,也许刀安仁和刀安文兄弟就冤死在自己参与创建并为之浴血奋斗的民国政府的监狱中了。
?
  在刀安仁兄弟获救之后,袁世凯政府还假惺惺地委任刀安仁和刀安文为陆军部咨议,分别授予中将和少将军衔。10月,鉴于孙中山已接受“筹划全国铁路全权”,刀安仁兄弟这才接受了袁世凯的军衔和任命,毅然奉随孙中山奔赴山东、山西各地视察铁路建设,一心一意致力于全国铁路建设的伟大事业,并积极筹办全国铁路发展建设事业。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年,刀安仁还与孙中山一起向当时的云南都督蔡鄂提出建设滇桂铁路八百九十英里的建议:“以普通每英里之建造一千二百万元,以普通借债利息五厘计之,第一年须息银六十六万元,以后逐年增加。共七千二百万元之资本……”……
?
  11月中旬,刀安仁结束在山西的铁路建设考察返回北京后,终因在狱中身心饱受摧残罹患重病、病情复发卧床不起,延至1913年3月下旬,病情恶化,医治无效,在北平的德国医院与世长辞,时年仅41岁。刀安仁之死一直颇受争议,有人质疑:是袁世凯暗中与奸党合谋,暗通医生,杀害了刀安仁。因为当时的袁世凯为了复辟帝制,正在迫害和谋杀革命党人,宋教仁正于不几日前在上海遇刺身亡,刀安仁的去世不免会联系到袁世凯身上。至今,刀安仁的死因应当说还有悬疑。?
?
   刀安仁逝世后,中华民国北京政府在北京龙泉寺为刀安仁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大总统袁世凯出席追悼会并致悼词,追认刀安仁为陆军上将,故刀安仁的追悼会也因此被史学界冠之以“上将恤典”。在京同盟会员和首都各界人士一万余人参加吊唁,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不仅参加追悼会,还亲题“边塞伟男,辛亥举义冠遇春;中华精英,葵丑同恸悲屈子。”挽联,以示哀悼。在北京的刀安仁云南籍辛亥革命同仁也悉数参加了追悼会并送上了挽联,扬中显先生撰写的挽联“三字奇冤生竟雪;一腔热血死难消。”是对刀安仁最好的理解和祭奠。刀安仁的灵柩由刀安文护送回干崖安葬于新城的凤凰山麓,数千各族民众和滇西的土司参加了刀安仁的葬礼。
?
  由于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反帝反封建的革命几乎被葬送,在面对宋教仁的被暗杀,同盟会内部的团结和改组等严重问题,以及“二次革命”的失败,迫使孙中山再度匆忙逃亡日本,在此期间,各地反动统治当局对原同盟会员滥施捕杀,或予以通缉。孙中山痛感二次革命的失败不是因为袁世凯强大,而是革命党人内部意见分歧,人员之涣散,“党魁则等于傀儡,党员则有类散沙”,因而患难之际,彼此“疏如路人”。而提及安仁之丧,辄有党失忠贞、国失英贤之慨痛,于是在1914年春刀安仁去逝周年纪念这一天,孙中山满怀悲痛再次为刀安仁亲笔题写挽联:“二十年革命成功,忧患与共,安床莫共,鸟尽说弓藏,槛车就擒悲邓艾;三百日缧囚初释,奇冤虽雪,沉郁已深,豹死留皮在,疑疏谁为颂陈汤②。”在孙中山一生中能为一个人先后二次题写挽联仅为刀安仁一人。孙中山先生额挽联说尽了刀安仁的传奇、难能、悲壮的一生。
?
  张文光
?
  在腾越武装起义三杰中,刀安仁的一生够悲壮了,但命运更悲惨的还不是他,而是张文光,这位曾经的滇西军都督府的第一都督。
?
  张文光,字绍三,1882年5月生于腾越县城五保街一个富商家庭中。父亲张大纲,字纪三,常年在中缅边地从商,经营精明有方,家道富足丰隆。张文光幼小师蒙腾越饱学之士王开国先生,授学严格、知书达理,且逐渐养成了豪侠仗义、嫉恶如仇的品性。成长时期正值帝国主义列强肆意蹂躏中华大地,大清帝国腐败、丧权、赔款、割地,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最屈辱的历史时期,国家多难、国运凋敝、民不聊生。
?
  19世纪末期,英帝国主义侵略缅甸后,企图从腾越入侵云南。清朝官吏昏聩无能、划界失地,更加激起各族人民的义愤。而清政府压制民众的反帝爱国斗争更激起了民众的愤慨。张文光萌生了结交英雄志士,聚众起事,推翻清王朝统治的宏愿。于是广结朋友,仗义疏财,带头从事反清活动,在腾越地区有了侠名。张文光的异常举动引起了腾越政府的注意,1904年清迤西道石鸿韶将张文光逮捕入狱,后因查无实据,且亲友多方贿赂,得以脱身。出狱后,张文光更坚定了“誓与鞑子不共三光而立四海”誓愿。于是将祖宅典当,举家迁往更加便利活动的城东董库村卧牛岗,得以与终身的盟友刘辅国为邻。从此借经商为由,往返于中缅边境,联络更多的朋友,寻觅实现抱负的出路。
?
  这时刘辅国已经结识了秦力山,并加入了同盟会。1906年刘辅国把张文光介绍给了受孙中山委派前来腾越地区策动武装起义的同盟会骨干杨振鸿,张文光经杨振鸿介绍也加入了同盟会。后又经刘辅国介绍,张文光与同盟会干崖支部负责人刀安仁会见,终于形成了腾越起义的组织核心。根据同盟会仰光分会的意见,刀安仁、张文光、刘辅国创建了同盟会的外围组织——腾越自治同志会。适时成立腾越武装起义核心小组,详细制定了发动腾越武装起义的最后计划。举事前,张文光还在他家的屋子周围堆放柴禾,并专门嘱咐亲信:“若事败,则举火自焚,共赴国难。”抱定誓死举事的决心
?
  张文光依托腾越自治同志会积极开展宣传、组织活动,很快使基本力量发展到千余人。并成功策动了腾越西防军的陈云龙、钱泰丰、李光斗、彭蓂、李学诗等基层带兵军官加入同盟会,实际控制了腾越西防军,完成了腾越武装起义的全部准备工作。所以在辛亥年十月十日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成功后,辛亥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才得以在云南率先成功发动,并一举推翻了清王朝在腾越的封建专制统治,建立起云南境内的第一个民主共和制的地方政权。张文光也成为了云南第一个辛亥革命地方政权——滇西军都督府的第一都督。
?
  辛亥革命腾越九六武装起义顺应时势、顺应民心,赢得了民众的广泛拥护和支持,腾越地区的青年人踊跃参军,仅两天的时间,滇西国民军就扩大到了六个营加一个炮队,人数达到两万余众。
?
  腾越九六起义后的第三天,也就1911年10月29日,张文光命令滇西都督府国民军以光复仍被清王朝盘踞的滇西各县和实现云南全境光复为目标,从云南最西端的边地腾越干崖出发分三路东征。依照东征计划的部署,彭蓂率陈云龙、方涵的二营、三营出永昌,李学诗率李干格、宋宝奎、李光斗的四、五、六营出顺宁,刘德胜率1营出云龙。11月1日,在滇西都督府派出的特使刘明华的策动下,驻龙陵清朝西防军的哨官张定甲、李槐杀死管带,劝降厅丞,响应辛亥革命起义,加入滇西都督府国民军的东征。17日滇西国民军直逼永昌,滇西西防军永昌驻军枪杀管带罗长庚反正,永昌知县毛汝林自杀,彭蓂部光复永昌。23日李学诗部光复顺宁。刘德胜部翻高黎贡山出上江,收抚滇西北各土司,光复六库、老窝、等梗、鲁掌、卯照、练地等地,又于24日光复云龙。26日陈云龙部率前锋部队直抵曲硐,永平知县蒋树本投降,永平光复。东征途中,滇西国民军迅速扩大到25个营,近六万人。光复和实际控制了从腾越到永昌,及其附近的龙陵、永康、顺宁、云州、缅宁、云龙、云县、临沧、顺宁(现在的凤庆)、永平等滇西广大地区和滇缅边境地区各土司的属地,并继续东进,直逼滇西重镇大理,声威大振,震撼朝野,成为辛亥革命的重要力量和胜利标志。
?
  这时,云南省城昆明在腾越起义的触动和促进下,成功发动辛亥革命云南九九武装起义,推翻了清王朝在云南的统治,通电成立了云南军政府——云南军都督府。接着,大理方面因为慑于滇西国民军东征的威力,以及滇西国民军一路上严惩了一些贪官污吏,引起了大理地区官僚地主的恐慌,唯恐滇西国民军进入大理和控制大理。也于1911年14日(农历九月十三日)由驻大理清军协统曲同丰召集官绅,举官僚赵藩为首领,匆匆组成迤西自治总机关部,宣布反正。迤西自治总机关部一面派兵在合江、平坡、漾濞之间伏击滇西国民军,至滇西国民军牺牲和受伤30余官兵。还将滇西国民军指挥官陈云龙派到大理说明真相的代表祝宗云等3人拘捕入狱,蓄意制造了“腾榆衅端”。为了封锁消息,迤西自治总机关部一面在滇西通往省城昆明的沿途设卡堵截并悉数杀害滇西国民军派往昆明的信使和沿途粘贴宣言的人员,截断了腾越与昆明的电讯;一面频频致电昆明,向云南军都督府谎报军情,诬蔑腾越义军“戏官掠民”、“糜烂地方”等等。并用卑鄙手段,摹刻滇西军都督府印信、衔条、印章,伪造文件札饬云南军都督府,以激怒云南军都督府出面对付滇西国民军。云南军都督府听了迤西自治总机关部的谗言,当然更出于自身利益和权益的考虑,决定扼止滇西国民军的东进光复势头。
?
  云南军都督府,于12月6日(农历十月四日),致电腾越起义军,要他们“退扎腾永,籍释群疑”。并任命云南军都督府军政部长李根源为陆军第二师师长兼迤西国民军总司令,率军西上,处理滇西事宜。就这样一场意在剿灭滇西都督府和滇西国民军的阴谋开始了。时间距离辛亥革命腾越九六起义成功发动仅仅40天!?
?
  云南军都督府的行动可谓之迅速,12月6日电令滇西国民军“退扎腾永,籍释群疑”。7日李根源就致电电大理、永昌、腾越,称陈云龙“本系无赖,尤易勾结为患,特悬赏格,有能拿获陈云龙、蒋树本者,每各给银三干两,……其余协众,一经输诚,概予赦免”明明确确表示了对“腾榆衅端”的偏袒态度。
?
  滇西军都督府出于顾全大局的考虑,出于对辛亥革命同志的信任、出于对滇西军都督府国民军革命行动的坦荡无愧、出于对“籍释群疑”充满自信,虽然倍感委屈和不解,还是做出了了停止东征、撤回腾越、,听候调处的决定。在滇西都督府都督张文光的严令下,陈云龙部于12月日退师永昌,后又撤至腾越。待滇西国民军撤回腾越后,李根源就于12月29日率云南军都督府的国民军一个大队从大理西上腾越,赵藩带国民军西营紧随其后,就任越西道尹。民国元年,也就是1912年2月1日(农历十二月十四日),李根源抵进占腾越,改腾越厅为府。接着就大量裁减驻扎腾越的滇西军都督府国民军,再下来把永昌滇西国民军起调到腾越整编裁减,腾越县志上有“一日遣数千人”的记载。
?
  滇西国民军也是时运不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竟然遇到一连串的意外事件。先是滇西国民军的主要将领彭蓂和钱泰丰,竟然因为在永昌腾越会馆聚会时鉴赏手枪走火,钱泰丰饮弹身亡,彭蓂被钱泰丰的卫士射杀,双双陨落。又有滇西都督府国民军军官黄鉴锋因对裁军不满,与驻永军的陆军大队长王太潜勾结,策动叛乱,在保山城大肆劫掠,焚烧数百家。李根源派人在保山处决了王太潜,将黄鉴锋及其部众诱入腾越,一网打尽,就地处决一百多人。黄鉴锋事件给了云南军都督府以彻底抹灭滇西军都督府和滇西国民军的阴谋以足够的借口和最好的时机。云南军都督府在剿灭黄鉴锋事件后,立即颁布命令,取消滇西军都督府和滇西都督府国民军番号建制,将尚存的23营滇西国民军、也就是腾越起义军裁去12营,裁撤后的腾越起义军打散编入云南军都督府的西防国民军,并被以最快的速度分散调往边地要隘驻防。
?
  同时,借甄别匪类之名清除滇西都督府配置在军队和地方政权中的军官和地方官员,陈云龙等许多军官和腾越自治同志会的会党被借故斩杀,甚至株连了数以千计的群众。在原来滇西都督府和滇西都督府国民军光复的地方重新委派一批旧官僚担任地方官吏。腾越起义的主要领导人滇西都督府民政司长刘辅国心灰意冷,毅然辞职,回边地弄璋隐居;第二都督刀安仁被云南军都督府和袁世凯政府合谋陷害身系大狱,后经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人合力营救,始得出狱,但不久即抑郁而逝;滇西军都督府被取消,张文光被解除滇西军都督之职,唯因政局大变尚需张文光维持腾越的安定,云南军都督府勉为其难权且委张文光腾为越镇总兵。待控制住腾越的局面后,云南军都督府即刻剥夺张文光的军权,委以张文光云南协都督兼大理提督的虚衔,调离腾越,着令移往与之水火不容的大理就任有职无权的大理提督。不少部属不服劝张文光不要赴任,称:“先生功盖云南,军府以旦暮入地之提督任先生,是辱先生也。”而张文光却说:“推倒异族专制吾之天职也,何功之有?吾知为国民服务而已,何计官之大小。”欣然赴任。张文光任提督一年,虽宽以保民,慎以寒弊,盗贼潜消,庶务俱举,旌节所及,口碑载道。但始终遭到大理系嫉恨、处处掣肘、难以尽是,不得已愤然辞职,回到腾越,隐于卧牛岗家中。此时,蔡锷心知其故,蔡锷很欣赏张文光重公义、轻权利的素行、又很为张文光惋惜,但这时的蔡锷也已经有了了离滇之心,于是鼓励张文光东渡留学日本,再三告诫勿久居云南,并赠三干元作出国旅费。张文光接受了蔡锷将军的劝告,准备绕道缅甸赴日本留学。这个时候,中国政局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使张文光永远地留在了生他养他的云南腾越。
?
  1913年,3月20日,袁世凯指使特务暗杀热衷于议会民主的国民党领袖宋教仁。袁世凯为掩盖罪行真相,还装腔作势,要严惩凶手。但调查结果表明,谋杀的指使者就是袁世凯,真相大白,全国舆论哗然。孙中山因此看清了袁世凯的反动面目,认识到“非去袁不可”,于是极力主张出兵讨袁,发动“二次革命”。 这是孙中山企图挽回辛亥革命的失败而发动的一次革命斗争,目的是要推翻袁世凯,重新恢复资产阶级革命派的领导权。
?
  “二次革命”虽然发动民众不够,但“二次革命”的风潮还是刮到了云南。1913年中,韩钟奇和马骧等同盟会员就奉孙总理密令回滇策动二次革命。8月张文光曾经的秘书同盟会员郭嘉宾受孙中山、黄兴的派遣从广东来云南发动“二次革命”。郭嘉宾到大理联络同为腾越起义军的杨春魁等人,策动杨春魁以哥老会大爷的身份号召大理驻军和官绅、中小商人讨袁。杨春魁等人参加过腾冲起义,受过辛亥革命的熏陶,信仰孙中山,赞成资产阶级的民主精神和共和原则,对于反对袁世凯的独裁统治自然是同意的。1913年12月杨春魁在驻大理步兵四团部分军官士兵和当地哥老会会会众的支持下,在大理发动了反对袁世凯的军事行动,并得到了大理白、回、彝、汉等族民众的同情和支持,使起义军有可能迅速组成保卫队、先锋队、敢死队和独立大队,控制了大理地区,杨春魁起义军废除了旧有的军政机构,设置云南同盟独立总机关部和云南迤西总司令部,杨春魁出任总司令,即日脱离袁世凯,宣布独立。当时杨春魁还幼稚的希望争取到从贵州赶来的新任云南省都督唐继尧的支持,将大理“二次革命”的事宜通电云南省议会和大理驻省同乡会转告云南省都督、民政长唐继尧。杨春魁那里知道唐继尧到达昆明接任云南都督的第一项要务就是按照袁世凯的旨意镇压云南的“二次革命”。于是就有了唐继尧派重兵残酷镇压大理杨春魁为响应“二次革命”
?
  发动的武装反袁,将杨春魁活活烧死在大理城郊瓦村的暴行,也就有了趁机株连杀害辛亥腾越起义领导人张文光的惨剧。
?
  其实,在杨春魁反袁起义之前,张文光就已经递交了辞去云南协都统和大理提督的辞呈,唐继尧将张文光的辞呈转报袁世凯,袁世凯复电,让张文光到北京觐见。接到袁世凯的通知时,张文光已经走在了从腾越去日本留学的路上。当张文光刚走到漾濞,杨春魁事件发生,并传来杨春魁造反是奉李根源、张文光的指示的风声。张文光立即返回腾越,准备借道缅甸赴京。也许是唐继尧是出于唯恐张文光到了北京发生变故,或被袁世凯回云南,对自己不利的担心;也许更是忌讳张文光在滇西经营多年的势力尚存,对自己形成直接的和潜在的威胁,所以必欲将张文光置之于死地而甘心。
?
  于是,唐继尧就假让袁世凯最为愤怒的杨春魁起兵反袁案大做文章,向袁世凯诬告张文光欲起兵谋反,称“张(文光)实与(杨春魁)为谋”。袁世凯立即复电称:张文光“前属乱党,与匪同谋,仰即设法诛除”。唐继尧阴谋得逞后,即刻布置暗杀张文光的秘事。先是命令布置伏兵在张文光返回腾越的必经之路沧江桥行刺,不想适逢大雨,布置在野外的伏兵受不了大雨浇淋自行撤离,让张文光躲过一劫,安然过桥,回到腾越。一计不成唐继尧又命令腾越道尹扬晋设鸿门宴与张文光接风,企图在酒宴上刺杀,但杨晋慑于张文光的声威和随行的戒备,未敢贸然下手,又让张文光躲过一劫。1914年1月,张文光准备启程借道缅甸赴日本留学,唐继尧得知消息,再次命令西防军驻永昌团团长施继伯派连长李青龙率兵20余名,前往腾越设法行刺。14日,张文光因患神经性皮炎需在行前到腾越城南的硫磺塘温泉沐浴治疗,李青龙带人跟踪而至。李青龙进入张文光洗澡竹棚,假意不期而遇,张文光热情接待了李青龙。见面后张文光还礼送李青龙出竹棚。李青龙等张文光转身回竹棚的不备之机出枪射击,第一枪击中张文光的脚腕,接着二十名伏兵乱枪齐发,张文光身中数十弹当即牺牲,年仅32岁。张文光被害后,李青龙又马上包围了刘辅国的家,要将刘辅国一并杀害。幸亏刘辅国机敏,听到动静越墙逃脱,流亡缅甸,直到张文光昭雪,才得以重返故里。与张文光同时被害的还有张文光的随员滇西国民军管带黄安和,黄安和被抓住后,被捆到腾越六保街的空地上,用刺刀一刀刀活活刺死的,刺得满身都是刀眼,惨绝人寰。一时间腾越地区风声鹤唳,腾越起义的革命党人惨遭迫害,被迫东躲西藏、远避它乡。
?
  张文光遇害后,是由闻讯赶到硫磺塘的二哥张文运收的尸,将张文光这位辛亥革命的英雄草草葬于卧牛岗尚家寨董库村张文光后宅50米处的山坡上,仅为一环低低矮矮的土冢,张文光的冤魂在这里任由历史的风雨剥蚀侵袭了整整两年。
?
  新加坡出版的《国民日报》对张文光被刺事件是这样报道的:“政府犹不自省,一切附之‘乱党之煽动,所以然者,幸得借是以屠戮辛亥首义者也。若大理之事……继尧、汝翼虽察知张文光之未与其事,而为贪功冒奖之心所中,且又深忌文光滇西之潜势力尚在也,故必致之于死而甘心焉。”
?
  民国五年,护国运动终于打碎了袁世凯的皇帝梦,也推翻了袁世凯的专制独裁统治。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在声势浩大的举国讨伐中去世。黎元洪出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一死,李曰垓等腾越贤士立即向民国政府提出昭雪张文光的呈请。1916年6月,上任不久的黎元洪大总统就颁布了对张文光的昭雪令,追授张文光陆军中将衔,颁二等嘉禾章,将其事迹宣付国史馆。张文光的英名永远地镌刻在了中国辛亥革命纪念馆的英烈榜上。
?
  1923年3月,经李根源、张问德等人发起从新修葺张文涛墓地,墓碑刻上滇西都督大理提督张君墓,墓侧树立李根源题、于右任书的墓志。墓柱上镌刻的楹联是:“埋骨此岗真吉镶 揭竿举义想英风”。1984年张文光墓列为腾冲县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又被升级为云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89年张文光被云南人民政府追认为革命烈士。
?
  现在翻开1912年2月出版的上海《民主日报》,我们还可以看到这样的报道和评论:“ 云南光复之役,发难地一为省会,一为腾越,而腾越先。腾越起义于辛亥九月六日,省中于辛亥九月九日,实后腾三日,省中首义,以统兵之将,节制之师,义声可昌,人心先附,其事易;腾越以市井之人,纠合之众,异军特起,竞篡大功,其事难。省会光复,中外传檄,本末俱全,人皆知之;腾则僻在边徼,交通梗塞,海内之人,知者盖鲜。”
?
数字资源